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vb-yoed.com.cn

相信自己!

 
 
 

日志

 
 

【引用】走进新加坡的红灯区(组图)  

2011-02-19 21:18:46|  分类: 评论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进新加坡的红灯区(组图) - 徐铁人 - 徐铁人的博客
新加坡,有很多美的东西-就譬如说这座新建的船型建筑。当然也有一些称不上美的东西……

走进新加坡的红灯区(组图) - 徐铁人 - 徐铁人的博客
那晚,从当地华人小孙家里吃过晚饭出来我打算在小街上逛一逛,小孙夫妇刚好也想消消食,于是我们就一边聊一边逛起来。这里虽然不是新加坡的市中心,但路边的小店一家挨着一家貌似也相当繁华。
走进新加坡的红灯区(组图) - 徐铁人 - 徐铁人的博客
不知不觉已经走出了很远,我们决定就此分手,小孙太太建议不如大家再坐下来喝上一杯……走进新加坡的红灯区(组图) - 徐铁人 - 徐铁人的博客

刚好在一个位于巷子口的茶社门口找了个合适的位子就边喝边聊了起来……
走进新加坡的红灯区(组图) - 徐铁人 - 徐铁人的博客
这条位于芽笼的小巷子貌似并不大整洁,也不时地有三三两两的男子静悄悄地朝巷子里走去。小孙忽然像想起什么似地说难不成这儿就是传说中的红灯区?说着,小孙就特地走到巷子口的路牌前看了看……走进新加坡的红灯区(组图) - 徐铁人 - 徐铁人的博客

果然,这里就是传说中的新加坡红灯区了。小孙问想不想进去看看,考虑到还有两位女士相随我多少有些犹豫起来,问:这里安全吗?小孙回答:我们又不干什么怎么会不安全呢?再说这里是新加坡,法制国家,保证没问题的。我连忙解释道:我是说明目张胆地挎着相机是不是会犯忌讳……小孙想了想说:没问题,有我呢。
走进新加坡的红灯区(组图) - 徐铁人 - 徐铁人的博客

颇为奇怪的是这条被称为红灯区的巷子里竟然开着好几家规模不大的寺庙,不过与风俗屋并立于小巷两侧道也是相安无事。
走进新加坡的红灯区(组图) - 徐铁人 - 徐铁人的博客
左边的这半个门是遇到的第一家妓院,因为有点做贼心虚的缘故只悄悄地拍了半个门。
走进新加坡的红灯区(组图) - 徐铁人 - 徐铁人的博客
这家开着大灯的门脸是另一个风俗屋,我一看门口没人就大着胆子拍了一张。
走进新加坡的红灯区(组图) - 徐铁人 - 徐铁人的博客
据小孙讲这栋房子应该就是民工宿舍--在新加坡打工的很多外劳就住在这样的房子里。
走进新加坡的红灯区(组图) - 徐铁人 - 徐铁人的博客
走到这儿的时候我们几个都紧张了起来,我借着路边的汽车做掩护壮着胆偷拍了一张,然后收起相机走了过去。就在汽车前面十来米的地方站着许多民工模样的人,其中还有一部分人小声地议论着,嘴里讲的竟是中国地方方言。近前一看人堆里居然站着两个姑娘,我似乎听到有人问How Much?一个姑娘回答说Fifty。小孙说他猜测这两个姑娘是属于没有执照的野鸡,“正规”的应该都在风俗屋里侯着呢。
走进新加坡的红灯区(组图) - 徐铁人 - 徐铁人的博客
我们没敢在黑暗中久留又回到了有灯光的地方,路边那一家家几乎没有招牌只写着欢迎光临的差不多都是有营业执照的风俗屋了。
走进新加坡的红灯区(组图) - 徐铁人 - 徐铁人的博客
这时候刚才在暗处围着两个姑娘看西洋镜的那群中国工人也走了出来,一边走还一边兴奋地议论着,估计他们也是带着好奇的心理前去采风的吧。
走进新加坡的红灯区(组图) - 徐铁人 - 徐铁人的博客
我们又回到了巷子口,茶社里的人还在专注地看着英超比赛的转播,仿佛与附近的风俗产业全然无关一般。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l{的
l{的
c/th> 突ar 风格iPapeiv cla/2">l{的
"iblock iPapeiv cla/2">l{的
a /rss+xmk" h &nbs -|escape7"> &nbsl{的 &nce">
${x.nickName| as订阅此var iPap|escapeif} ss="nb-allow"萍龉馄罩 asgt;<公司版权所有p;${fn1copy;1997- 7 {lisss="nb-ass="nbss="nb-allow"!--[=1}ic IE 6]div cla
om:1;">
nofojst" id="mrows="1;"xt-s="1;"{if ="-3"> ss=st aaassow" class="m2aclaswkg h spapogThref="${headlines.url_com/${xhel cla cl ${x.nipogThref="${headlines.url_com/${xb-yoed.com.cnww.lva .do?娜耍=ww.lva &&f} {if =${uName|u
iv> ss=st ad v cla/s x} /di!x} llows x} x.di!x}class="rrb">< c>${x.niitmblank" 辣 wuk"> target="_blank" {if ="''}{ogtyof(y.v){/i v cla/ < ss=st adass ''}{t')&&newswl if} ows x} /di!x} " c>${x.niitmblank" 辣 wuk"> target="_blank" {if ="ape}vName|esn CWH6FWFpiic/m /fv c60le&t';if} ass="cwd 140im'com/${xb.> CWH6FWFpiic/m /fv c140le&t';if} ass="cwd 40 imass="cwd f140;if} ass="cwd adf140im'com/${xb.> CWH6FWFpiic/m /admiblov c140le&t';if} ass="cwd eptnim'com/${xb.> CWH6FWFpiic/m /e ptyle&t';if} ass="cwd gu日謃profsca_addim'com/${xb.> CWH6FWFpiic/m /gu日謃profsca_add.gif';if} ass="cwd phtoto_d {m im'com/${xcom.cnd {mcla cl 816214wrp:/B-yoCy="e1;t.do';if} w/ifow.CF im{if} ca if} ,e=":-3if} ,cb if} ,cc if} ,c if} ,c"tr-3 if} ,ck:0if} ,ci:['apiblogDetail.pr 下载网com.c/lblo/crossdom0, .lblogt=2 09/"5 ${xnav':p cse gr('11111111',2 if} ,cu if} ,cv if} ,cw if} };if} w/ifow.UD im{};if} UD.娜耍 im{if} f} 11781-ic4if} v ,f} : &nbs: {els 00311982188if} v ,b sca:'com/${x 下载 if} v ,com.c">&nbs:' 螲人&nbs:' s_nacc=81621';nete T s/er_single&t=s=p.geTime()" border="0" srcpif} > (o) groum=s.t/rEv> sBy卤&nbs(o)[0];a.async=1;a.eadlg;m.p clntNJ.in} tBe e(a,m)if} })(w/ifow,docu ,' ', //harelses="-er_siticscic//er_siticscjs', ga'tpifif} ga('cent}e', 'UA-692049显-1', ' ififif> ogtyp"xtar/javp if} vw/ifow. out(funw.lof(){if clJ. newS pr('com/${xmusic.phCWH6FWFpiphCjs?01'tpif clif clJ. " baByDWR(ass="cwd ash,'MusicBeanNew',' etCopyclassMusicSess Toke=' p;&nbtpif }, 090tpif> ififif> s="w/ifow. out(funw.lof(){if} r = docu .cent}eEv> (' 'tpifv cl .async im1pifv cl .g.1 im'com/${xb1.> CWH6FWFpi易衦egass=gets/js81621_aswlf_V3_1Cjs';if} docu .body.闻, Child( tpifv cl }, 00tpifif> if} vxt/javasogtyp"xtar/javp get.wu仔yse.p)} ==1cJ/)} tt849.js >